红衣法师2018元气造物首届交流会个人感想

红衣法师2018元气造物首届交流会个人感想

         戊戌年充满活力的四月初,“元气造物”的根付交流会首办。这不仅是“元气造物”的首次,也是中国的首次。现场盛况出乎主办方和参会雕刻师们的预料,也引起了国外业界的关注。许多国外的业界人士和著名雕刻师通过各种社交平台转发传播本次交流会的消息和资料。各方面传来的信息看起来都是正面积极的。然而参会的雕刻师们和主办方不仅仅看到了好的一面,盛况同时危机四伏。

       根付源起中国,兴与日本,作为服饰的一部分随著和服的隐退也渐渐失去其实用功能而成为了一门艺术类型。中国玩家对根付的关注才刚刚开始,而欧美早在几十年前根付就已经成为了收藏界的热门,并且成立了“世界根付协会”。近年的精品拍卖价更是达到几十万美元。老根付的存量非常有限,而且大部分都流散在欧美,高品质的现代根付成为了世界各国玩家们的目标,不仅仅在根付的故乡日本,欧美也出现了许多大师级别的现代根付雕刻师。由于根付题材的广泛,用材的自由,表现手段和技术的多样化,自然也吸引了中国玩腻了珠子的广大玩家们的眼光,也引起了一批“不安分”的雕刻师们的创作欲望,于是中国现代根付的创作就开始了。

     纵观中国的文玩圈,从各种材料的菩提子佛珠一直到高高在上的玉石,从尝试,认可,走红,炒作,到天价,崩盘没落。迭代速度几年就能完成。工艺上也是,从原始野生到人工种植养殖催生速生,从纯天然到人工优化乃至于化学合成,从大师个人创作到工作室批量到全村全地区全体从业,乃至电脑机雕复刻如海如山的填塞市场,发人深省。“苏工”是个典型例子,曾是雕刻精美的代名词到如今“苏工”已成为批量无个性的代名词。多少只会机械的生产线操作,无限重複雕刻同一题材的从业者如今都迷茫不知去向。我们希望同样的魔咒不要出现在现代根付上。所以有两个想法想告诉大家。

       一个就是仿製问题,每个雕刻师都是从仿製开始学习的,我也不例外,我现在偶尔也会仿製我特别喜欢的款式和前辈高手的作品,但是那隻能是单品的学习性质的仿製,可以看做是向作品以及原作者的致敬,那是应该支持的。我就经常把我的作品图发给雕刻爱好者们临摹,也经常在论坛发表製作过程贴,希望这个健康的爱好能给人带来快乐。如果是无节操的市场性批量仿製,甚至打版电脑无限量生产无疑是最可恶的,对于原作者,文玩爱好者,市场,甚至仿製者本人都是极端有伤害的,必须坚决的抵制。

       还有就是本次活动前后有许多的爱好者和雕刻师前来交流,不少都特别询问了根付染色的技术。染色是一个比较複杂的技术问题,很负责任的说,目前元气的部分作者的确处于国内染色技术的领先地位,但还是不全面不成熟的。就染色本身来讲,并不适合所有作品或者说不很适合所有玩家。中国人玩文玩有个说法叫做“盘”,盘出包浆是玩家的愿望,从菩提子核桃到玉石无所不盘,然而染色的作品并不适合盘玩,染色毕竟是表层的。再好的染色技术盘玩的结果也必然是褪色。染色只是雕刻技术的点缀,不能当成主要手段,和镶嵌技术一样,在作品本身的技术量里只是很小一部分,雕刻就是应该以雕刻本身为重,建议对染色技术痴迷的从业者和玩家,不要过分在意和追求染色的效果,否则就成为了找捷径,必然跑偏。这对于雕刻师是很有危害的,雕刻创作没有捷径。文玩染色并不神秘,技术技法只要遵循天然无化工就是对的,不一定要遵循某一种材料和方法,日本业界的染色法也是各有各法,没有必定。透露一个方向,那就是草木染,古法草木染已经历经时间考验,是很可以借鉴的,各位如果对染色技术感兴趣,那就是突破点了,好好研究出属于自己的“秘法”吧。

    这次参加元气交流会的雕刻师们都不是专门的根付师,都只是在新根付的形式上尝试丰富自己的表现手段。以我个人来讲,根付製作数量只佔有我作品的三分之一左右,所以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融汇贯通。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也是“元气造物”许多雕刻师们的共同的,这次交流会我们收穫很多,我们希望为中国原创雕刻作品的健康发展尽绵薄之力,哪怕是“螳臂当车”我们也会坚持去做,至少在中国,还有一部分雕刻师严守著那点精神吧。

      最后,向广大爱护我们的爱好者们致敬,特别向满怀著热情到现场来交流学习甚至购买作品的朋友们致敬,向本次提供各方面帮助支持的朋友们致敬,也向彼岸朝著我们投来鼓励的目光,鼓掌喝彩的国外友界和雕刻大师们致敬。


本文由作者授权转载联合发布,
任何其他个人与团体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原文出处,不得对文章与图片做任何修改。


更多资迅

请关注  → 【和清堂】

红衣法师2018元气造物首届交流会个人感想


 和清堂个人微信号
请关注  → 【HGH】

红衣法师2018元气造物首届交流会个人感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